夏蝉了了

杂食党无所畏惧

暮溪山七日营救,期间江澄究竟是怎样怀揣一颗惴惴不安的忧心拼死躲过温家人的阻挠,昼夜不息地连日奔波,又是如何披星戴月竭力前行,生怕此生挚友一个不慎葬身洞中。他不会问,他也不会说,只因为,心照不宣,无需言谢。

莲花坞十三年苦等,期间江宗主究竟是如何在暴风骤雨中一回又一回地咬牙坚守,顶起云梦的一片天,又是如何在午夜梦回后一遍又一遍地擦试陈情,咬牙切齿骂出那个名字。他不会问,他也不会说,只因为,殊途陌路,多言无益。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