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了了

杂食党无所畏惧

【曦澄】蓝涣先生,您有一份快递,请签收。(3)

萌新自产粮,交党费啦!

❤️网购怪人涣x快递员澄,微忘羡。

❤️私设有,ooc有,较清水。

❤️文笔拙劣望见谅

正文开始——————————————————————————

3

四人间的包厢里,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一只自然而然若无旁人眼含秋波地注视着对面的人儿;一只强行忽略对面绵绵情意炽热目光扮演鸵鸟埋头忘我狂吃。

一只转过荡起层层涟漪的的双目,佯装波澜不惊,却被泛红的耳垂出卖;一只脚下暧昧动作不断,语气溢出几分戏谑,却被脸上的笑嘻嘻的惯常表情掩盖。

“蓝二公子~”魏无羡抛了个比平常更诱惑的媚眼,“一起出来吃火锅怎么能不喝喝酒助兴呢?”

言毕,叫来服务员上了四杯酒,

“蓝二公子风度翩翩,仪表堂堂,魏某祝你将来寻得如意伴侣,百年好合。”随即一口饮尽杯中烈酒。

江澄纳闷地抬头,想要确认说这话的是否为自己如假包换的发小本人。却是看到了与蓝湛冰块脸格格不入的暖春笑意,明明本该是春风拂面的感受,却生生让江澄在热气腾腾中打了个哆嗦。扭头去看对面的蓝涣,只一眼便受不住那涛涛情意,只能把头压的更低。

“蓝某也同祝魏公子早日觅得佳偶,携手白发。”蓝湛收到魏无羡的暧昧眼神,心领神会,嘴角弧度几不可察地弯了弯,学着将杯中酒翻手饮尽。

旁边的蓝涣怔了一下。看到弟弟投来的眼神,才反应过来,这是计划中的,等忘机醉了,他学着弟弟的举动装醉告白。

成功了,就是酒后吐真言,自然是皆大欢喜。被拒绝了,就是酒后胡言,当不得真。有忘机作范例,有无羡作人证,最差也就是闹个笑话,随手翻过,无伤大雅。

于是蓝涣也端起酒杯敬向江澄,轻松愉快地把杯中液体饮尽。

可还没等他偏头去细看模仿自家弟弟的反应,“咣当”一声,就直愣愣地栽倒在了桌上。

惊得剩余三人齐齐抬头,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江澄:什么情况?魏无羡是不是你搞的鬼?

魏无羡:江澄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啊啊啊。真不是我!蓝二哥哥,你怎么没醉?!为什么倒的是蓝大哥啊?!怎么回事,这这这…怎么办?

蓝湛:……(不知)

最终,魏无羡在大脑飞速运转后艰难开口:“蓝大哥,这是醉了?蓝家都是一杯倒,不稀奇不稀奇。”

江澄面色一沉,你对蓝家知道的倒是真多啊。目光一瞥,开始咬牙切齿道:“那他呢?”

“蓝……蓝湛他比蓝大哥酒量好一点,他两杯倒。”魏无羡一边嘿嘿陪笑,一边挤眉弄眼,“对吧,蓝湛?”

“嗯。”蓝湛陪着魏无羡胡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江澄一时无语。扭头去查看蓝涣的状态。

骤然,蓝涣猛地抬头,一句话也不说,目光直直地盯着前方。

江澄被盯得心底发毛,伸出手去他面前试探。却被蓝涣出人意料地一把握住,在惊人臂力下抽身不得,使劲较量中涨红了半边脸。

诡异又尴尬的气氛再次弥漫在四人之间。

魏无羡趁机伸进口袋偷偷放出铃声,随后不急不慢地摸出手机,放在耳边。

“喂,你好哪位?对对对,是我,嗯好好,找人帮忙是吧,没问题,马上就来。”

一转眼就放下手机,不怕死地凑上一张脸去:“江澄,有人找我有事,我和蓝湛过去帮个忙,蓝大哥就拜托给你了~”

江澄面色铁青地盯着他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音乐播放页面的手机屏幕,已经不想去破口大骂魏无羡漏洞百出的托辞。只来得及在他拉走蓝湛近乎落荒而逃地消失之际吼出一句:“魏无羡你给我站住!”

然而回应的只有一阵旋风和蓝湛应和的一声“拜托”。

旋风一路卷到前台,把服务员吓得不轻,还以为是打家劫舍来了。

魏无羡一把扯过一名服务员,大喘气地问:“我让你倒的那杯白开水,给谁了?”

服务员一怔,小心翼翼地开口:“先生您说给您对面两个看起来很像但更爱笑的那位,千万别给冰山脸的那个,可我上去时只有一位,我看他看您时嘴角含笑,一点也不冷,便给了他啊。”

魏无羡内心:所以说还是我的锅。。。

——————————————————————————

注:这里忘羡已经互通情意并合力助攻蓝大。

感谢各位看官忍受小学生文笔。

为助力江澄tag冲榜匆匆写就的一章。
我们澄澄超级棒!

评论(2)

热度(25)